胡永信同學的畢業感言

王懷詩老師導生組
王懷詩老師導生組

又到鳳凰花開、學生紛紛畢業離校的時候,我是陽明101學年度醫學系的畢業生胡永信,在畢業之際有些話想和大家分享。

對於讀了6年的牙醫系和7年的醫學系同學,從大一到大四每年看著學長姐畢業,然後又看著其他系的學弟妹畢業,我們就像蟬的幼蟲,花了6、7年蟄伏在土中,此刻終於輪到我們畢業了。這些年來不知要感謝多少師長的教導、父母的栽培與同儕們的幫助。

遙想當初,大家通過大學聯考的廝殺,考上陽明大學。本想可以在繁華的台北市念書,生活一定是多彩多姿,沒想到來到這裡才發現,這所全台灣最高的醫學學府,依山而居、鳥語花香,連在露天游泳池、都有覓食的鳥兒相伴(目前學校計畫新建游泳池,此景已然成為畢業生的回憶)。雖然如此,為了不讓大學生活留白,夜衝、夜唱、抽學伴,還有期中考前送宵夜,陽明的同學也是不落人後。但是除此之外,陽明的大學生涯還有甚麼與眾不同之處?

「2009年寧夏張易中學英語夏令營」志工服務
「2009年寧夏張易中學英語夏令營」志工服務

這時一定要提到學務處建立的導師制度。在同學剛到人生地不熟的環境,有一位師長帶著十多位的同學認識校園、定期相聚,一起聚餐、出遊或是服務學習。老師可以從這些活動中了解、陪伴並主動關心同學,而同學們的感情也更加凝聚。如此一來,同學們在面對課業、生活和就業等問題之時,能夠求助於一位亦師亦友的對象。

在學校,我們可以和老師無話不談,無論是課業學習、班上八卦、甚至是對學校的意見,而老師會協助向學校反映。這對離家念書的同學來說意義非凡,讓陽明就像是我們第二個家一樣。舉例來說,我的導師是醫學院解剖所的王懷詩教授,在我大三那年擔任學生會會長時,常需要請公假開會、無法上課,當時王老師負責教授三年級的組織學,當她知道我因為請假無法聽課,還特別找我一對一補課,這讓我非常感動。相信一定也有不少同學像我一樣,在導師的幫助下度過難關。

陽明還有許多服務性社團和服務學習課程,像是十字軍和勵青社,每年到偏遠國中帶營隊的人權教育隊、醫療服務隊、口衛隊、到精神療養院陪伴病友的精醫隊,還有台灣聯合大學系統的國際志工服務等,這些活動都讓同學在課餘有多元的學習。讓同學們體會在這些活動中不僅是服務他人、更是服務自己,讓自己成長。

散打搏擊社活動(右為胡永信)
散打搏擊社活動(右為胡永信)

陽明大學有8個學系,除了生科系和今年第一屆畢業的醫工系,其他學系都要到醫院實習。經過醫學系和牙醫系的加袍典禮、護理系的加冠典禮,以及醫技、物治和醫放授證典禮,我們離開校園,來到醫院,在這一個充滿人類生老病死的地方扮演一群嘗試掌握生命奧秘的人。披著一身象徵純潔、不帶偏見的白色工作服,我們得以參與許多人的生命故事,在醫院我們不只是看到人類肉體的脆弱、還有人性百態,雖然每個人故事的篇幅有長有短,但在結束時總是能帶給我們一些學習和感想。終於,我們體會到自己一直以來學習的醫學是怎麼樣一回事,這門學問是人類對生命累積的知識,但又被稱為最年輕的科學,因為縱使科技再進步,仍然不能讓人類免於死亡。

《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作者米奇.艾爾邦的另一著作─《天堂遇見的五個人》,講述一位遊樂場維修工,在遊樂設施故障之時,犧牲自己的生命救了一個小女孩,他本來以為自己的一生就如此一事無成地結束了,但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卻讓他了解自己雖然一生都在遊樂園做著看似微不足道的維修工作,卻保護了無數的孩子、以及他們的小孩的安全,原來每個人的生命都影響著其他人─”Each life affects the other, and the other affects the next”。

學生會活動
學生會活動
在陽明大學附設醫院實習,參加新院區動土典禮
在陽明大學附設醫院實習,參加新院區動土典禮

希望同學們在畢業之時都能夠記得自己這一生以來所受到的幫助,以及社會投注在我們身上的資源,陽明大學期待我們成為21世紀生醫領域的領導人才。大家畢業之後,成為在醫院、實驗室或是生技產業的小小一員,其實都在影響其他人的健康,千萬別妄自菲薄。「真知力行、仁心仁術」,不要忘了自己是誰、從何而來、要往哪裡去,我們除了讓自己好、也要幫助別人更好。感謝陽明大學師長們這些年來對我們的無私的教導與照顧,謝謝您們!

 

<文、圖/醫學系七年級胡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