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口老師的復仇

【告白】

自從去年底台灣霸凌事件頻傳,校園安全成了大家關切的議題,人們三不五時都能由報章媒體得知各校的暴力新聞。就我個人的觀察角度來看,霸凌是表象行為,植基於內的是人際界線的崩壞。當人與人之間該有的物理與心理距離為人所刻意破壞,霸凌的行為自然就會於生活中湧現。因此,電影《告白》徹底將人際界線的崩壞演繹出來,最終導致老師森口悠子(松隆子飾)的復仇。

還處於稚齡階段的森口愛美(蘆田愛菜飾),她的死去牽引出少年A與B欲以未成年保護法來逃避罪責,並且重重地敲打著做為一個母親的心。於是,森口悠子在離開教職前特地為全班進行精神談話,並藉著熱血教師櫻宮正義(山口馬木也飾)的話題,進而點出他們是夫妻關係,而死去的愛美正是兩人的女兒。更勁爆的話題則是兩個少年兇手喝下的牛奶,內含櫻宮正義老師的愛滋血液。

【死亡恐慌】

當森口老師語出震撼,直接衝擊少年A與B,死亡的陰影揮之不去。少年A衝去廁所嘔吐,少年B則心房緊閉,時日一久,內在陷入瘋狂狀態。愛滋血液所引發的死亡恐慌,讓這兩個少年的內心世界逐一攤在陽光下,同時也得接收同學們異樣的眼光。

少年A渡邊修哉(西井幸人飾)原有幸福的家庭,母親則是知名的電機學者,其父則是一介平凡之人。因此,修哉的母親婚後在家相夫教子,一開始倒也愜意。其母隨著對生活日漸不滿,傾注在孩子的期待轉為高標準的要求,而當修哉無法完成其母設下的目標,則會招來一頓責罵,因而種下性格異變的開端。

少年B下村直樹(藤原薰飾)為其母所溺愛,加上與同學之間的關係並不熱絡,在修哉心機誘引之下,使得原本一息尚存的愛美魂歸離恨天。之後,植樹不再上學反將自己鎖在房門內,因為擔心感染愛滋,衛生習慣一夕丕變,弄得渾身髒臭。儘管其母有所勸說,他亦當成馬耳東風,絲毫沒有反應,恍如一個活死人。

新來的老師維特(岡田將生飾),雖然熱血,但由於受到森口老師有意的影響,而不停地探望未到校的植樹,終將其心裡的壓力推上臨界點。一場人倫悲劇,以血見收。另外,修哉對母親的迷戀,在其父母離異之後,更顯澎拜。他不僅成立個人網站,想藉由自己得獎的發明吸引母親目光,同時也對森口老師不懷好意。

【我聽見重要的東西消失的聲音】

以渡邊修哉的才智,自然識破愛滋的把戲,這是場心理戰,以恐懼為武器,要兇手的良心受到無盡折磨。但他所不知道的是,森口老師已經知道其內心蘊藏的秘密,期待母親的認可與賞識。儘管修哉非常努力想獲得母親的肯定,卻終究換來一場空。於是他過往對森口老師說「我聽見重要的東西消失的聲音」,就注定他要幹個轟轟烈烈的事。

愛美之死與修哉脫不了關係,但卻是家庭離異下的悲劇產物。當來自母親過多的期待,一一卸在修哉的身上,人與人之間美好的親職界線猶如水庫潰堤,在在衝擊內在的人性。使得早期金光霹靂布袋戲黑白郎君的名言映現於生活之中:「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看見他人出糗、丟人現眼、狼狽不堪,反倒可以給人一絲快感,這正是霸凌加害者內心的機轉。

同一時刻,與渡邊修哉交好的女同學北原美月(橋本愛飾)也成了他心裡得不到母親認可下的犧牲品。更進一步,他想製造大事件來攫獲母親的目光,但卻落入森口老師所精心布置的局,一場「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受害者-加害者之間的循環與宿命。而這局是森口老師還給修哉「我聽見重要的東西消失的聲音」絕佳報復,今生渴望得到,但卻意外地成了人性的弱點。

人際界線的崩壞,形成今日校園中霸凌頻傳的關鍵。當人可以任意欺壓另一個人,罔顧其意願、隨性而行時,存在於彼此間的信任、友誼、尊重也都成了灰飛煙滅。難怪我們會看到大欺小、師欺生、夫打妻、妻虐夫、上凌下的戲碼一而在、再而三地出現於生活之中。這不禁讓人遙想孔子時代的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太平景象,那是個人人心中存仁,彼此相互尊重的君子年代!

 

丁介陶寫給「山腰電影院」,
【George的心靈冒險】明日報台:http://mypaper.pchome.com.tw/djiat
【George隨想筆記】網誌:http://blog.udn.com/dji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