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同理心』--從清大生讓座打人談起

文/藍宇姮(陽明大學心理諮商中心 全職諮商實習老師)

清大學生不讓座對長者揮拳 重傷教育

清大鄭姓學生因為不滿73歲老翁要求讓座,憤而揮拳將老翁打傷,老翁一氣之下到警局備案,並考慮對鄭姓學生提傷害告訴;而鄭姓學生的父母親,得知兒子情緒失控打傷人,昨天也趕到醫院探視受害人,並向他致歉。而網路上也引發熱烈討論,但鄭姓學生則是強調,已經知道行為錯誤,對學校和胡姓老翁提告,都坦然接受。-引自中廣新聞民國99年8月30日彭清仁報導。

無情 捷運2女不讓座孕婦

兩位年輕正妹前天搭乘台北捷運坐在「博愛座」聊天,卻對站在一旁即將臨盆的孕婦視若無睹,看不慣的乘客拍下照片網貼臉書,網友留言痛罵:「沒教養,難道不識字嗎?」或反諷:「那兩個女生是殘障人士!」也有人認為品德教育出問題,學校要負最大責任。-引自蘋果日報民國99年8月18日洪哲政報導

一個禮拜內,兩則類似的新聞,相信大家應該都覺得很誇張,因為曾幾何時,在這個自豪為『禮儀之邦』的國度中,最基本的同理、尊重,竟不復存在?前面兩則新聞出現的時候,社會大眾都對『學校教育』大加撻伐,認為是學校老師沒教好!但是,在這個『打不得、罵不得,更碰不得』的時代,學校老師的無奈應該更多吧?

曾幾何時,台灣的物質生活漸行改善,但不知不覺中,最簡單的『禮貌』卻漸行漸遠。還記得小時候,老師不時叮嚀『禮貌』的重要,所以要時時將『請、謝謝、對不起』等掛在口上。但是現在走在路上,如果不小心被人家撞了一下,對方還會瞪你一眼,認為是你不長眼。

台北捷運為了體貼老弱婦孺或身體不適者,推出『博愛座』,近期更將博愛座從早期的粉紅色,改為明顯的深藍色。日前,又推出『愛心貼紙』,就是希望提醒每一個國民能發揮愛心幫助有需要的人!可是,到目前為止,估計一個月發出約500張貼紙,其實以捷運的運輸量來說,一個月500張並不算多,但,許多人可能是不好意思使用,也可能一部分是擔心就算貼了貼紙,也可能被拒絕讓座吧!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其實,現在的人,最缺乏的就是『同理心』。同理心是瞭解與回應他人獨特經驗的能力,也就是在某個特別的情況下或在日常生活中理解他人觀點的行動或過程,因此同理心是一種抱持理性與恭敬態度的探索過程,幫助人在面對不斷變換的外在環境時,仍能維持平衡與洞察的覺察能力(陳豐偉、張家銘譯,2005)。以前的人,因為物質生活貧乏,再加上教育程度因經濟狀況而受限,所以當他們有機會瞭解、探索時,總是抱持著謙虛的態度。然而,經濟環境的大幅改善,卻造就現代的人對自己過度自信,甚至以自我為中心,進而忽略了別人的需求。因此,當老人家要求清大生讓座時,如果他能用『同理心』來思考,就可以想想:假如老人今天是自己的父母,在捷運上沒有座位時的情況,他的行為或許就不會這麼衝動,情緒也不會這麼不開心,而出手傷人了。當然,老人家如果需要人家讓座時,也應該注意自己的口氣,因為對方也有可能是因為身體不舒服,而佔用博愛座。所以,若人人都能學習『同理心』,或能以『同理心』來思考,就可以減少許多暴戾之氣!

『同理心』還可以使人們能夠彼此溝通、進一步瞭解彼此,因為同理心是包容的生物基礎(陳豐偉、張家銘譯,2005),當你有同理心時,就會產生『包容』,而包容就代表著你願意接納彼此的不同,當你能接納個體差異,就可以溝通、瞭解。

『同理心』也使我們在生活中,能真正的感恩。因為如果我們沒有同理心,就不知道自己擁有多少東西。就像擁有健康雙眼的我們,可以看到美麗的大自然,可以看到周遭的人、事、物,然而,有許多視障的朋友,卻只能用其他感官去感覺、體驗。因此,我們應該感恩上蒼賜給我們一雙健康的眼睛。而視障的朋友,雖然沒有雙眼看世界,但相較於那些只能躺在床上的植物人,卻還有其他感官可以認識、瞭解這個世界,因此,如果這些視障的朋友有同理心,那麼他們也會學習感謝上蒼!

因此,當人們有了同理心之後,可以提醒我們在往前衝的生活中,適時的踩煞車,強化與他人之間的連結;可以讓我們感恩目前所擁有的一切;可以使人們能彼此溝通,進而產生包容,而真心接納差異。

綜合以上可知,從這兩則新聞出現後,除加強品格教育外,學習『同理心』讓現代的學子們能真正學習如何同理別人,不但可以幫助自我的成長,從正向思考人生,更能因同理心的力量,成為助人者。恐怕『同理心』才是真正該重視與推行的!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