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本校林奇宏教授與鄭誠功教授榮獲行政院2009年傑出科技貢獻獎
顏鴻森教授博雅講座:博物館、科技與社會- 工博館再造、成大博物館創設、古鎖蒐研
  陽明豆逗節 「豆」陣來傳情

顏鴻森教授博雅講座:博物館、科技與社會- 工博館再造、成大博物館創設、古鎖蒐研

本校三月三日邀請到現任國立成功大學博物館館長顏鴻森教授蒞校演講,本次演講的主題為:「工博館再造、成大博物館創設、古鎖蒐研」。

顏鴻森教授曾經在美國的普渡大學以及肯大基大學攻讀機械所設計組,也順利拿到博士及碩士學位,除此之外也曾在美國通用汽車公司知名企業擔任工程師,資歷相當豐富,目前顏教授在國立成功大學機械工程學系擔任教授,研究範疇為機構與機器設計、創造性設計及中國古機械。

演講一開始,顏教授就說:「天底下的人造物都是機械做出來的!」從盤古開天、身上穿的、到現在現在人人都有的手機講的電話,這些都是機械做出來的,而機械是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發展而創新發明的,而我所要介紹的就是現在很多重要的機械、發明,並不是原創,而是古代就有了。機械這個名詞不是古代就有的,我們現在所說的機械基本上是工業革命,另外還有一個名詞叫做【機器】,機器是比較特殊;而機械是比較一般化。「人類發明、創造機械的動機是基於他生活上的需要」。所以最早有各式各樣的器具、器械、機器、機械,在石器時代人類將石頭磨成尖尖的拿來鑿東西,那就是一個工具,也是一個簡單的機械,到現在大部分人都開車,一部車可以開著到處走,那就是一個現代化高科技的機械產品。

人們生活在一個他們所發明製造出之器物的世界。顏教授認為:「人與人相互間有關聯 就是社會 Society;人與發明製造出的器物有關聯就是技術 echnology;人與發明製造器物的知識有所關聯就是科學 Science」。顏教授認為將科學的知識累積展示就是博物館的雛形,博物館起源於埃及亞歷山大城的繆斯廟(~300 BC),廟中收藏古希臘的亞歷山大大帝在歐洲、亞洲、及非洲征戰得到的各種文化藝術珍品。博物館是徵集、保藏、陳列、以及研究代表自然和人類文化遺產的實物,並對那些具有科學性、歷史性,或者藝術價值的物品為公眾提供知識、教育、及欣賞的文化教育機構、建築物、地點、或者社會公共機構。

顏教授認為單純的收藏、展示已經不符合當代對於博物館的需求。博物館需要的是能夠活化的力量,讓舊有的知識文物能夠再生。他舉他自己收藏中國古鎖為例,以學術研究精神來研究中國鎖,爾後也出版了全世界唯一一本介紹中國鎖書籍「古早中國鎖具之美」,也發表了全世界第一篇學術論文(SCI論文),還架設了全世界第一個網站,也就變成全世界第一個研究鎖的成果。甚至在成功大學的總圖書館成立世界上的第一個古早中國鎖具展示室。也因為這個興趣,也與國內外的鎖具喜好者結為好友,許多國內外有著相同喜好的人,都不遠千里來到台灣拜訪顏教授。想當然爾未來想要研究古鎖的研究人員,顏教授的研究成果與成列就會是將來研究人員最好的研究文獻與素材來源,而這就是活化的力量。

演講中,顏教授也分享了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與成大博物館兩種不同的博物館發展的故事。在地科學工藝博物館逐步從科學中心的屬性,轉型為多元化的科技博物館過程,從像個博物館開始規劃,透過募集台灣在地工藝與科學器械開始,再逐步的透過特展方式向國人宣傳他們想要成為台灣在地科學工藝博物館的決心,從航空文物展開始,到台灣在地機車廠捐贈過往廠房設施與收集到台灣第一片晶圓,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發揮特有的空間與社會資源優勢,到如今真的達到遠程規劃希望成為台灣在地科學工藝博物館的願景。而成大博物館則是一個從無到有的博物館。 成大博物館由博物館總館、校園環境博物館、及院所系專業博物館群構成,使整個成功大學成為一個大博物館。博物館總館負責校級文化資產(包括環境博物館)的典藏、研究、展示(校史常設展、伯夷山莊文物展、臨特展)、及推廣,並協助院所系史館室或博物館的建置及有關教學和研究物件的蒐研、保存、陳列,以構成專業博物館群。顏教授認為「玩物事不見得喪志」,因為有興趣所以玩物,重點是要玩的透徹又深入。把別人的東西找來、借來、買來而不去管他,那就變成保管員了,這種意義就沒那麼大。因此,成功大學博物館鼓勵教師蒐研、保存、陳列與教學、研究、服務有關的物件,推動鼓勵學生在年輕的時候養成蒐藏的嗜好,培養學生成為具服務熱誠的志工,並協助教育學生成為具專業知識和文化素養的世界公民。顏教授認為鼓勵學生找到一個對的主題,然後針對這個主題去蒐藏、去了解,例如鞋帶,上網一查,就會出現很多的資料了,然後可以比對各朝各代、各國的鞋帶,這樣有實物出來會很有感覺,有很多以後會感覺更多,然後就會對這個東西好奇,好奇之後就會花一點時間去了解,他就會有自己的心得,研究之後有心得就發表跟大家分享,這才是蒐藏家。顏教授提到「只要有前瞻性的研究主題,那怕是過程不盡完美,結果都會是美好的」,藉此鼓勵青年學子要具有前瞻且創新的研究,才會有一番不同的成功結果。

顏教授演講末勉勵同學說,「傑出的研究需要事先規劃主題,若是做一個研究論文,研究方向的題目是由他人決定,如此一來,就是被限制住了,也就做不出好的研究結果。」,希望同學們可以學會規劃,進而發展出自己的研究成果。另一件對年輕的學者來說是很重要的就是創新,因為研究的本質就是要創新,創新就是做沒有人去做過的事。常常人說研究,就真的努力在研究,但是怎麼去找到一個對的主題,所以只要找的對的主題,過程中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成果就會很好,就像顏教授無心插柳而找到古中國鎖具來做研究,不但出了全世界第一本書,而且還出了第一篇的期刊。但如果研究主題選的不好,雖然全心的投入,可是不見得會出類拔萃,其實這種哲理在老子的道德經上就有講,它有一段是說:「知其白,守其黑;知其南,守其北」,就是說大家都在往北邊的時候就不要去湊熱鬧了,我們就到南邊去,因為你要全世界最強的人在競爭,如果很有興趣,當然就萬夫莫敵,所謂雖千萬人吾往矣,那如果說本來就不在這個領域,大家開始很熱門要做這個,那就去插一腳,那這常常就會事倍功半,所以顏授鼓勵年輕的人應該好好瞭解自己的環境、背景,好好去走出、想出、思考出最適合自己的研究主題,不要太注意外在的誘惑,你只要有興趣好好的走,快的話5~10年;慢的話10~20年,總是會自成一家的。

檔案下載:


<秘書室 整理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