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Little Women)
陽明焦點

當喬(Jo)拿著自己的小說作品到出版社,探詢對方的出版意願時,出版社總編卻對她說:「如果主角是女人,結局一定要讓她結婚,或是死去。」

這話説出女人在當時社會的限制,不只在現實中,女人難以成為自己的主人,連在虛構世界裡,女人的命運依然沒有太多選擇。但《她們》(Little Woman)試圖打破這樣的宿命框架、打破世人對女人的貧乏想像,它透過不同主角們的行動與選擇,呈現女性角色的豐富圖像。中文片名選擇了「她們」,而非傳統的譯名「小婦人」,也是呼應這樣的精神吧!

電影從喬踏入出版社的緊張模樣開場,別忘了那是1860年代,女人的生活場域大多還在家庭,喬甚至還得假裝是幫朋友投稿,不想讓人因為是女性作家就先輕看了作品。喬熱愛寫作,嚮往成為作家,可是她的夢想在保守的年代,未必被人們認可,因為人們期待女性在家相夫教子。並非這樣的人生不好,問題在於它讓人沒有選擇,讓人覺得這是唯一的生活模樣。

但喬從來就跟其他女孩不同,相較於其他姐妹的舉止優雅,喬的行事衝動、不拘禮節。姐妹們溫柔婉約,喬的個性卻是積極冒險,甚至她氣自己不能和父親一同在戰場上並肩作戰,也在姊姊梅格(Meg)的大喜之日上,希望帶姊姊遠走高飛、獨立生活,彷彿步入婚姻、家庭的人生,對她而言是種壓抑與束縛。

她難以想像自己成為人妻、將所有心思投注照顧先生與家庭,她也不覺得有男人能接受這樣的自己,因此對婚姻不抱期待,有所抗拒。她曾說,她厭倦所有人說愛情是女人的全部。不,那才不是她的全部,她也有自己追求的夢想、有自己想要自我實現的人生目標。可是,這並不是說她沒有愛情的需求,而是這種佔滿人生的愛情觀,導致愛情成了全有或全無的極端選擇,讓她窒息。於是,當她說出她好孤單的心聲時,實在叫人心疼。

不過,每個女孩其實都不一樣。梅格曾告訴喬:「我和你的夢想不一樣,但這不代表我的不重要。」梅格渴望婚姻生活,她嫁給一個窮書生,婚後生活難說幸福美滿,但重要的是這是她自己的選擇。她欣賞先生的品格,願意與這樣的人同甘共苦。喬的妹妹艾美也渴望婚姻,不同的是她希嫁入豪門。她直言婚姻跟錢有關,底線是對方是她所愛就好。或許有人覺得艾美拜金,可是艾美很清楚,她喜愛繪畫,但她知道女人難以踏入職場養活自己,只有嫁得夠好,才能繼續保有自己的興趣與熱情,她的生命才不至枯萎。

不論是選擇婚姻、還是選擇工作,她們可以在家,也可以為社會貢獻,重點是她們可以有自己的選擇,並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我想這是《她們》展現的生命姿態:女人不是他人的附屬,不是為他人而活,她們可以創造自己想要的人生,勇敢承擔自己的決定。

就算片中四姐妹的結局,依然是結婚和死去,但那都不再是被動的宿命,她們都在過程中展現自己的主動與創造力!她們活得精采美麗,用她們的人生,宣告她們可以是、也本就該是自己人生的主人。

〈文/黃柏威 諮商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