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上帝》(By the Grace of God)
陽明焦點

「感謝上帝,大多數的案件都已經過了追訴期……」2016年,法國里昂總主教巴爾巴蘭(Philippe Barbarin)在回應神父性侵兒童的記者會上,曾如此失言,引發大眾不滿。

當時很多人質疑,身為主管的巴爾巴蘭對性侵兒童的神父有所包庇,認為他知情不報,對於受害者的陳情也未積極處理。而這句脫口而出的「感謝上帝」,似乎更讓人感覺主教看重教會的利益,勝過對受害者的關心。雖然事後他坦承失言,可是說出的話,早已鑽進人心,令人失望。

法國導演馮斯瓦歐容就以這句「感謝上帝」為題拍了相關電影,描述里昂地區,多位在8、90年代遭到培耶納(Bernard Preynat)神父性侵的受害者,在事隔30年後,成立組織「不再沉默」,挺身而出揭露神父當時的惡行與教會後續的不當處理。

類似題材,也在2015年奧斯卡獎的最佳影片《驚爆焦點》(Spotlight)出現過,故事描述2001年美國《波士頓環球報》揭露當地天主教教士性侵兒童事件的過程。面對教會的龐大勢力,報社承受了極大壓力。也從記者與受害者的訪談中,我們看見性侵事件對受害者的影響,那不僅是身體的剝削,更是心靈上的永久傷害。甚至這些受害者以「倖存者」自居,因為有些受害者從沒走出陰影,而走上了自我了結的道路。它同樣也說出教會高層的包庇與消極處理,說著結構之惡,造成了重複發生的悲劇。它讓我們看見一個性侵事件裡的加害者,其實不是單一對象,很多沉默的人們也成了共犯結構。

而《感謝上帝》的視角,則著墨在這些受害者身上,並且更加延伸,讓我們看見一個性侵事件的受害者,不是只有單一個人,甚至連帶他的親密關係、家庭關係,也都受到影響。不只是當事人受苦,他們的家人也承受苦難。像是父母看見孩子的苦,也充滿自責,但那股自責也快吞沒自己,而無力去陪伴孩子的痛苦,導致有時用忽略、壓抑的方式來處理孩子的情緒,整個家庭都深陷在這陰影之中。

片中也呈現了不同家庭的因應面貌,其中一位受害者,一直都有父母重要的情感支持,成年後,他也建立自己的家庭,擁有自己想要的人生。但卻是他的哥哥很不能諒解從小父母總是花很多心力在弟弟身上,自己卻像是被冷落。他覺得自己才是這事件的受害者,因為弟弟反而得到了父母更多的關注。

《感謝上帝》讓人看見性侵事件帶來的全面影響,這些痛苦與掙扎、懷疑與憂傷,都在家庭裡、在一生中不停迴盪。但《感謝上帝》也透過受害者述說自己故事的過程中,再次給了人們力量,裡頭受害者們的互動與連結,更是電影很美、很動人的一部分;即便每個人的立場未必相同,但他們因為同樣的傷,而聚集一起。他們不輕看這些傷痛,願意陪伴彼此。

《感謝上帝》說著世界上的黑暗,會讓人失去對光明與愛的盼望,但它沒放棄希望;即便如此,仍有愛與療癒的力量,能陪我們度過黑暗。

〈文/黃柏威 諮商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