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青春在台灣》(Our Youth in Taiwan)
陽明焦點

很多人對紀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的印象,都以為它在講2014年的318學運故事,但其實不是。導演傅瑜早已拍攝學運領袖陳為廷多年,318學運並非電影的焦點;甚至這件事還讓她感到後悔、有罪惡感,因為學生衝進立法院的那晚,她人並不在現場,她只能透過別人的鏡頭,來見證這歷史時刻。

也如同導演傅瑜在金馬獎得獎感言所言,大家以為這部片在講政治,但其實她更想講的是青春。是的,若你看過這片,你會完全同意她的說法。電影的焦點始終不在「政治」,你不會透過這片,更深入理解當中所碰觸到的政治議題,它的焦點始終放在「人」身上。她的鏡頭並非對準議題,而是對著兩個對政治有熱情的年輕人;她想從這兩個人的熱血青春裡,為模糊的自己,找到一幅更清晰的圖像。這已不是兩位被攝者,陳為廷與蔡博藝的故事而已,更是導演傅榆的故事;是三個不同背景的人,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共同編織出的青春圖案。

傅瑜的父親是馬來西亞華人、母親是印尼華僑,父母婚後在台灣定居,生下了傅瑜,因此她不是一般省級分類上的本省人或外省人。她父母的政治認同,比較接近外省家庭、認同國民黨。她曾說,這讓她在參與社會運動時,常有一種害怕自己會被排斥的感覺。這也反映出,她找不到自己位置的心理狀態,覺得自己好像不太屬於這裡。而化解她擔心的人是陳為廷。她從陳的身上看到一股大聲說話的勇氣,那似乎是她自己所缺少的。陳為廷的熱情,讓她感受到自己被接納吧!

另一個給她勇氣的人,是蔡博藝。蔡博藝是第一屆來台念大學的陸生,但這個陸生跟其他陸生不一樣,她積極投入台灣的社會運動,實際走上街頭體會台灣的民主與政治。這讓傅瑜感到很好奇:照理說,蔡博藝的身份在社運圈裡應該會比自己還更尷尬才是,但為什麼她能這麼勇敢,她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角色?或許從她身上,傅瑜覺得自己也能找到化解自我懷疑的答案。

影片真誠的地方,在於導演不只記錄兩位被攝者的光榮時刻,也記錄了他們走下神壇的模樣。性騷擾案讓陳為廷消失在台灣政治舞台上,選舉失利的蔡博藝似乎也對政治感到灰心,他們不再像是過去那兩個向前衝的熱血青年;那為理想獻身的姿態彷彿也轉了身,有所保留起來。對於傅瑜來說,這結果讓她失望,或說幻滅。她原以為這些熱情可以改變世界;但好像被改變的,卻是他們自己。

然而對我來說,這也是一個覺醒的過程。導演傅瑜原本期待自己可以從他人身上得到力量與答案,她把自己的期待投射到他人身上,期待學運明星可以帶領她突破自我、甚至帶領社會進步。然而經過這些事,她意識到,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你永遠無法期待有個人能給你答案──有個人能告訴你,你是誰。

「你是誰」這問題的答案,其實在於我們與自身處境的互動,這也是我們難以脫離政治的原因,因為我們就活在政治當中。陳為廷、蔡博藝都沒有被自己的身份所侷限,都曾為了理想活出熱情的自己,那不是一句「你是台灣人、你是中國人」就能輕易下標籤論定的事情。

這塊島嶼有著複雜的身世,活在上頭的我們,或許有時難以看見自己是誰,但我們也只有彼此,一起乘載著這座島嶼的命運,一起在大海裡漂浮前行。

<文/黃柏威 諮商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