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Us)
陽明焦點

被壓抑的,終究想一見天日。

繼《逃出絕命鎮》(Get Out)大獲好評後,導演喬登皮爾(Jordan Peele)推出新作《我們》(Us),再次拿出他將日常風景拍得叫人毛骨悚然的本領,但又不只是讓你坐立難安,它的故事還能帶出些省思。

《逃出絕命鎮》想說的是種族歧視,說出了藏在白人笑臉背後的邪惡心態。到了《我們》,主角依然是黑人,但主題已與種族無關,它拉到更大的視野。片名《Us》暗喻了「美國」一詞,彷彿訴說著這個國家在蓬勃發展之際,也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光面的背後,總有被壓抑的陰影。

電影從一個小女孩的遭遇說起。那天,父母帶她到海邊的遊樂園出遊,她卻在一座迷宮中,看見一個外表一模一樣的「自己」。而這好像成了小女孩的心理創傷,從那天起,她開始變得沉默。她感覺有一個人在追逐著自己,讓她的心裡總有不安。直到她長大、結婚成家,成了兩個孩子的母親,那些不安似乎漸漸散去。但有天,先生帶著全家出遊,沒想到又回到她兒時曾到的海邊,剎時她埋在心底的恐懼,全又湧了上來。

人們常用「與自己相遇」一詞作為比喻,來形容貼近自我的狀態,如今聽來已是有點八股的心靈小語。但在電影裡可不是比喻了,它成了具體的圖像,而且它毫不溫馨。試想:當你在無人迷宮,看見另一個自我的身影出現在眼前;或是夜半時分,看見另一個自己站在自家大門。這種時刻,任誰也想發毛大叫。

《我們》是與「暗黑版自我」相遇的故事,他們被稱為「影子」,一輩子活在地底,與活在地面上的「本尊」作為對比。然而,「影子」與「本尊」有著神秘連動的關係,原來他們是政府創造出來的複製人,企圖來操控「本尊」的工具;但實驗失敗,這些「影子」也失去價值,他們就被國家遺棄在不見天日的暗黑地道,任其自生自滅。

原本不會相遇的「影子」與「本尊」,就在小女孩本尊走入迷宮的那天(有趣的是,那座迷宮的名字正好是「尋找自己」〔Find yourself〕),她的影子從地底走了上來。這如夢般的場景,好像也預示了日後的景象──活在地下的「影子」們,總有一天會爬上來與「本尊」宣告自我的存在。

整部電影有如一個巨大的象徵,特別是片中的「影子」,令人想起瑞士心理學家榮格所提到的「陰影」(shadow),意思是指人格上隱晦、壓抑、黑暗的部分;而自我與陰影,是彼此糾結、難分難捨的關係,兩者也常陷於衝突。榮格把這樣的衝突稱為「解放的戰鬥」(the Battle of deliverance),電影彷彿就把這樣的心理衝突具象化地演了出來。

電影像是在為活在地下的人們發聲。而在個人層面,那是我們內在的陰影。當我們越壓抑,越否認的時候,內在的陰影也越扭曲、越壯大,反撲的力量也更強。只有當我們承認陰影的存在,越正視它,才有機會整合它。單一的「我」都是殘缺,由不同面向的「我」組成的「我們」才是完整。

在群體層面,它則是暗喻了一個國家可能有的黑歷史。也許人們想要忘記,或是害怕想起來;無論何者,它都造就一群被遺棄的人們,他們的痛苦只能暗自承受。但受苦的心靈不會靜靜無聲,它們永遠都在等待一個重見天日的機會,等待一個能夠訴說自己存在的日子。

<文/黃柏威 諮商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