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焦點
我們在同個世界中,共享健康
陽明焦點
  • 世界只有一個,健康也只有一體,沒有國界、種族、膚色、你我的區別(圖/蔡宗祐攝)

沒有什麼事情能夠比今年武漢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更能夠說明「One World, One Health」這個理念。就像當年金恩博士說的一樣:「我們必須學會像兄弟一樣生活在一起,或者像傻瓜一樣滅亡。」我們惟有像兄弟一樣生活在一起,才有可能戰勝病毒。

這波疫情最早從中國開始,但很快就蔓延到全球各地,台灣當然也不例外。與17年前的SARS相較,台灣面對這波疫情無論是防疫單位或醫療體系,展現「防疫視同作戰」的高度動員力,對民眾的衛教溝通也拜資訊科技之賜迅速到位,在在都顯示過去的寶貴經驗,是我們面對這次疫情最有利的武器。

儘管多數專家已經表明,口罩並不是唯一防衛冠狀病毒的武器,但在面對未知的時候,恐慌保守本來就是人性,搶購口罩的現象也就毫不奇怪。其實我們應該建立民眾正確的衛教觀念,就算沒有醫用口罩,其他類型的口罩也有部分防護力,最重要的還是勤洗手、避免到人多的地方。

仇外歧視有害防疫
正因為疾病的傳播與社會連結密不可分,防疫往往會朝向切斷連結的方向進行。例如隔絕患者與一般民眾,或者暫時停止與疫區的交通往來。這種切斷連結的方式雖然短期有效,長期隔絕與阻斷卻可能衍生其他面向的問題。

防疫視同作戰,戰的對象應該是使民有疾的病原,而非有疾之民。然而倘若沒有正確的科學認知,就容易人云亦云,陷入一種仇外偏見或歧視心理,將感染者乃至於尚未證實感染的隔離者或自主管理者,都毫無差別地列入排擠對象。有時候,這種偏見與歧視更可能產生國族主義式的轉變。這種「我們vs.你們」的二分法,既無法促成感染者與未感染者的相互信賴,也不可能提高兩邊對話意願,無助於維繫社會穩定,更可能有害於防疫目標。

突變的新興傳染病
這世界只有「我們」,沒有「他們」;但如今,「我們」在瘟疫蔓延時,就變成具有排他意味的概念,隱然的相對詞就是「他們」了。這種趨勢在網路資訊氾濫的當下尤其令人警惕。在國家標榜公民基本知能為教育核心重點的同時,作為無國界網民的基本知能,也應該包括科學的基本素養與人文的批判思考。這也是此場疫病給我們的教訓。

疫苗、抗生素、抗病毒藥物的發明,讓我們誤以為人類已經告別全球瘟疫的威脅,但是從SARS、H5N1、MERS、伊波拉,到現在新型冠狀病毒的出現,都顯示我們只是將這條戰線拉長,從閃電戰變成了壕溝戰。現在除了人類傳染病外,我們還要注意動物與環境。

  • 新的防疫觀念不再只是關注人類健康,而是將人類、動物與環境視為一體,也就是所謂健康一體(one health)的概念

隨著人口擴張,伴隨著與動植物的接觸與生態的破壞,過去那些蟄伏在動物間的傳染病,突變成了人類的新興傳染病。幾年前美國作家大衛•逵曼(David Quammen)才以《外溢》(Spillover)這本書形容這個趨勢(台譯《下一場人類大瘟疫》)

新的防疫觀念不再只是關注人類健康,而是將人類、動物與環境視為一體,也就是所謂健康一體(one health)的概念。過去的經驗顯示,動物疾病可以變成人畜共通傳染病,全球暖化也造成登革熱、屈公病這些蚊媒傳染病傳播的風險。防疫的馬其諾防線,必須建構在對生物的關懷與自然的尊重,而非一味地以人類自我為中心來思考。

擅闖自然掠奪資源
傳染病提醒我們,沒有所謂的自然世界,世界只有一個,健康也只有一體,沒有國界、種族、膚色、你我的區別。就像今年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瓦昆(Joaquin Phoenix)說的,我們都與大自然脫節,很多人的想法都太以自我為中心,我們擅闖自然世界,掠奪其資源,其實任何一個國家、一個族群、一個種族、一個性別或一個物種,都沒有權利隨意主宰、掌握、利用或是剝削彼此。

〈轉載自《蘋果日報》2月16日論壇,作者為郭旭崧校長與陽明科技與社會研究所陳嘉新所長〉